重生之等你长大|第五百二十三章 你还要我怎样(二)

推荐阅读:官途/完本、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王婿叶凡)三界红包群近身保镖/完本、早安,总统大人!/完本、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近身狂婿(楚云苏明月)女总裁的逍遥兵王(女总裁的逍遥战神)天生神医/完本
    第五百二十三章 你还要我怎样(二)

    项凝这天回家提前了,许庭生还没出发去接她,她已经自己开门进来。

    许庭生手上拿着正在洗的菜从厨房出来,问她怎么了。

    项凝说,偷懒,最后一节体育课请假了。

    以往每周回来,她都笑容满面,兴奋,活泼爱闹,爱把这一周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事儿全部说给许庭生听,不管有趣的,无聊的,叽叽喳喳自得其乐。

    但是这回,项小姐出奇的安静。

    自己把脏衣服放进洗衣机,做作业,然后晾衣服,再然后安静的吃过晚饭,继续做作业。两瓣小嘴唇儿始终是抿着的,也不知是为了倔强,还是委屈,又或者兼而有之。

    许庭生在厨房洗碗的时候,项凝扶着门问:“我作业做完了,可以玩一下电脑吗?”

    她问得可怜兮兮。许庭生大概已经能猜到是什么情况了,犹豫了一下,说:“好。”

    项凝去了书房,许庭生因为走神,洗碗的动作变得很慢。

    悄无声息的,项凝不知何时从书房出来,从身后拦腰抱住了许庭生。

    默默无言了片刻。

    “你准备什么时候不要我呀?许庭生。什么时候赶我走?”搭在许庭生身前的一双小手各一边扯住了围裙,背后的人儿将哭未哭,强忍着,小声问,那语气和声调……让人心疼。

    “我今天本来想和你赌气,不回咱们家,回我自己家”,项凝继续说着,“可是我又舍不得,又很想你,很想来这里。然后就又来了,结果你也不理我。”

    许庭生把碗放下,洗干净手,回身把瘦弱的小丫头抱住,柔声说:“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我不说话,只是不知道怎么说,然后还有惭愧。你想问我什么,你问,我答,好不好?”

    小项凝在他怀里拱了拱,抬头看他,眼睛里水雾迷蒙,……

    “我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说,apple姐姐有男朋友了,都公布了。我就很开心,凑过去问她们,是谁呀?是谁呀?我还想,apple姐姐怎么也不跟我说。然后她们就说,那个人叫做……许庭生。

    她们居然说apple姐姐的男朋友是你,怎么可能呢?对吧?我本来不信,觉得你们是好朋友,大家误会了。可是她们都说,这是apple姐姐自己微博上写的,大家都知道。

    然后……我后来就没吃饭,自己偷偷回寝室哭了一会儿。

    本来我想打电话给你,又怕这样,你直接承认了,我更不能来找你。所以,我就等自己哭好了去上课,然后请了假,直接跑来,哪怕来了……也要被你赶走。”

    项凝说着她这一下午的心路历程,委屈了,难过了,忍着,想着一定要见面。

    许庭生听得内疚又心疼,温柔但是有力的亲吻了她的额头,然后捧着她的双颊说:“那你刚刚上网查了吗?”

    项凝点点头,“嗯。”

    “那你应该也看到了,其实就一个名字呀,没说是男朋友,而且很快就删了。”

    “可是……那样也很奇怪。”

    “是有点,所以我也有点糊涂。”

    “你也糊涂?那你问过apple姐姐了吗?我想问,但是不敢打她电话。”

    “我打了,想问来着,可是她关机了。”

    “啊?!哦……那?”

    “现在情况是这样”,许庭生把星辰,天宜,还有自己的想法、态度都跟项凝说了,然后又说,“我现在是想,这件事与其我站出来说什么,可能还是等apple自己来说会比较好,我怕一不小心弄个此地无银三百两出来,事情闹更大……”

    “你还怕伤害apple姐姐,破坏她的形象,搞得她撒谎一样。”项凝接话,她就是这么聪明。

    “是”,许庭生点头,没否认,接着说,“可是我更怕受伤害的人,是你。所以,我想等你回来,咱们俩一起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就像小两口一起有商有量的过小日子。”

    项凝微微窘迫,破涕为笑一下,说:“apple姐姐喜欢你,对吗?”

    许庭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愣了一下,项凝的目光就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以前是。”许庭生说。

    “那你喜欢她吗?”

    “我在认识她的那个时候,就已经从很远跑来看你,然后给你送面,送饺子,臭不要脸的接近你,那时候你才14岁。你说,我喜欢谁?……我喜欢你。”

    许庭生这么回答,其实等于偷偷回避了这个问题。

    小项凝狐疑的看他一眼,然后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

    她算出了一个空当期……

    “你们是不是谈过恋爱呀?后来,我们认识以后,你们在一起过,对吗?然后,为什么分开?”

    项小姐这是怎么推断出来的,许庭生不得而知,心惊,心慌,心一横……这谎,得撒。因为那个时间段,其实许庭生和项凝之间已经很熟悉,彼此也都能隐约感觉到对方的好感了。

    然后,你要许庭生去承认,在那种状态下,他照顾apple的那三个月?

    不行,这样太伤害这份感情,太破坏项凝心中的美好……

    “你说实话,别骗我好不好?……我可能会难过一下,但是不会怪你,真的。那时候我爸爸妈妈那样对你,我们也不能见面,所以,你去谈恋爱其实也很正常。苏楠楠和男朋友高中不在一个学校,就分了找新的了,真的很平常。我不能因为那样怪你,那样好没道理。”

    许庭生犹豫这一下,项凝补充了一句,给了他空间,表达了宽容和理解。

    可是,许庭生却还是选择把谎撒了下去,“可是,真的没有呀。”他说。

    项凝看他,“真的?我都说不会怪你了。其实,你没不要我,我就很开心了。”

    许庭生笑了一下,说:“真的,我知道你不会怪我。可是,真的没有。你总不能硬逼我承认吧?”

    “这样啊……”项凝低头思索了一会,“没骗我?”

    “没骗你。”

    “那我,相信你?”

    “相信我。”

    “嗯”,项凝开心的点头,泪珠滑过上翘的嘴角,她拍着小胸脯,说着,“哎呀,难过死我了,吓死我了,哎呀好怕你不要我呀……apple姐姐那么漂亮,还是大歌星,我抢也抢不过……”

    许庭生替她擦了眼泪,微笑说:“只要你还要我,就没人抢得过你。”

    项凝想了想,突然眼神小小的变化了一下,认真说:“其实我也很多人追的。”

    许庭生愣了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笑,边笑边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家项凝这么漂亮可爱,肯定很多人追。还好啊,大叔臭不要脸,先下手为强……要不,没准就排不上队了。”

    项凝一点都不高兴,她瘪着嘴,有些气鼓鼓说:“不许笑,你一笑,感觉好像我吹牛似的……”

    “啊?!”许庭生心慌一下,“真有啊?”

    他的本意是,真有?我得修理一下,防一下了。

    但是这话在项凝听起来可不是这个感觉,她觉着,许庭生这意外的语气、神情,分明代表他之前压根就不相信……

    “你看你,你看你……什么叫真有啊?你果然就是不信。哼,你都不知道,我以前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是什么?”

    “你们别为我打架了,再打我告老师去。”

    无形装逼最致命,这句话……其实好嚣张。

    一般有机会说这句话的女孩,肯定从小就是焦点,受到很多人的爱慕……何况,是“最常说”。

    许庭生愣是被震住了一下,小项凝看到他的神情,得意的“哼”了一声,装作感慨说:“唉,真受不了那些幼稚的小男孩……你,你干嘛?不许笑……哎呀你还笑,你就是不信……我真的很多人追呀!”

    项小姐生气了,两个人闹了一阵,许庭生抱住她不让动,钳住双手压制在沙发上,自己一只手解了围裙。

    “好了,我信,我真的信”,许庭生说道,“那现在,咱们小两口来讨论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处理apple发的这个微博好不好?”

    项凝看他,“你不是说等apple姐姐自己来说比较好吗?”

    许庭生犹豫一下说:“可是她现在联系不上。”

    “那就多等几天呗。”

    “啊?这样没关系?”

    “没关系呀,有什么关系?我都没事了,那就没事了。咱们不用管其他人”,项凝停顿了一下,换了口气说,“我想了想,你说的那些处理办法,还有你发微博说什么,其实都会伤害apple姐姐的,她是公众人物,而且,我已经抢了她喜欢的人了……我不想再伤害她。”

    “我受一点点小委屈没关系的,我,我欺负你补回来就好了。”

    委屈其实就写在脸上,许庭生把善良宽容的小丫头搂进怀里,紧紧抱住。

    “那,你要怎么欺负我啊?”他问。

    “嗯……,星期天晚上送我去学校,还有,不开车。你每次都躲车里,他们还以为每个星期接送我的是我爸爸呢。然后,我还要牵着……牵着你的衣服。别人的男朋友都送的,而且他们都牵手……我就只是牵衣服……好不好?”

    事实在岩州,在非私人、朋友状态,许庭生一直都尽量在隐藏项凝,隐藏两人之间的关系,保护她,到她长大,所以他平时做的都很小心,哪怕项凝抗议过几次,也没用。

    但是此刻,面对那对委屈里裹着恳求的小眼神,许庭生心软了。他知道项凝为什么会这样要求,男朋友要藏着,这在平时小可怜一下也就算了,可是如今,在整个学校都在说许庭生和apple的事的情况下,她真的需要给自己打打气,就像是跟所有人赌气,默默在心里哼一声,说,许庭生明明就牵在我手里……不然,她真的太委屈。

    “好。”许庭生说。

    “嗯”,项凝开心的点头,但是没有太过兴奋,她看向许庭生的眼神有点儿扭捏,看一眼,就躲开,支支吾吾说,“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项凝咬了咬牙,张开双臂,“把我抱起来……横着抱……去房间……你的……把我放在床上吧……”

    许庭生按着她的指挥一步一步的做了。

    “你欺负我吧,许庭生。”躺在床上的小项凝看着许庭生,突然勇敢而且坚定的说。

    “……”许庭生一下没回过神来。

    “这回不骗人,真的给你。”

    “咕。”咽口水的声音。

    项凝闭上眼睛,“你来吧。”

    她又睁开眼睛,“怎么了?”

    许庭生苦笑一下,“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

    “我,我想你更喜欢我。”

    项凝说完看了看许庭生,轻声解释说:“给你欺负了,你会不会更喜欢我,许庭生?哪怕只能多一点点,我也愿意……”

    许庭生心都要化了。

    “今天,我害怕了,怕你骗我,怕你跟别人跑了。许庭生,你到我身边很久了,我原来没去想,今天以为要没有你了,我才知道,我早已经习惯了,喜欢了。

    我的心要住你,脑瓜要想你,手要牵你,嘴巴要亲你。

    鼻子闻你的味道,耳朵听你。

    眼睛给你拍照,脚步走向你。

    要是没有你了,小项凝不知道怎么办,我觉得我可能会死掉。”

    再没有更美好的情话,许庭生整个人都要化了。

    “所以,我想你多喜欢我一点,我就想,就想,给你欺负,可能会多一点。”

    项凝又恢复了窘迫,她十七岁了,高高瘦瘦的,模样迷人。十七岁的女孩这样说话,这样的神态,其实很难抵抗。

    可是,在这种状态下,许庭生偏偏不能。

    …………

    献身被拒绝,偏偏大叔说的好像很有道理,项小姐不得不暂时放下献身大计,然后恼羞成怒,折腾了许庭生好久……

    两个人在床上打闹,滚做一团。

    项凝一个翻身趴在许庭生身上,忽然……停下来,看看许庭生。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项小姐觉得可以争回一口气,故意揶揄说:“有人刚刚还说大道理,还说不想,还说……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为了指向明确,她身体动了动,示意自己在说的位置,然后……就被吓住了,僵在那里。

    项凝十七了,许庭生觉得这些已经不必隐瞒,于是很光棍的说:“这有什么?正常反应。”

    项凝犹豫了一会,趴下来,俯在许庭生耳边,小声说:“那,你难不难受,要不要,要不要……我帮你?”

    “你会?!”

    “……嗯。”

    “谁教你的?”

    “叶青姐,在成都第三天晚上……我跟她睡,她问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没那个我,我说是。她说,那你也挺可怜的,然后,她就,就……拿了根香蕉。”

    许庭生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叶青,真是……”

    他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你是说,在成都的第三个晚上?”

    项凝狐疑,不知道许庭生为什么突然要研究这个,但还是老实回答:“是啊。”

    “你确定?”

    项凝想了想,“嗯。”

    在成都的第三晚,许庭生能确定另一件事,他能确定那天晚上谭耀拿了大床房房卡,没住套房,而且,“工具”用完了,还是找老歪拿了两个,那么……叶青怎么可能和项凝住一起?

    “那天晚上你们套房有没有谁不在?”许庭生问道。

    项凝凝神想了想,“方橙姐姐,她说有同学找她玩。”

    许庭生心说:我操,这什么情况,搞毛啊……

    项凝问:“怎么了吗?”

    许庭生犹豫了一下,说:“没事,我就是好奇一下。以为叶青那么正经,是别人教你的呢。”

    他把问题避了过去,事情到底是怎样,目前还只是推测,而且具体情况更不了解。

    其实就算明确了,许庭生也没法跟项凝说这些。事实这事他不单对项凝没法说,就是谭耀,难道这种事……旁人还能干涉?

    “嗯”,项凝似乎挺有兴致说,“那……”

    “那什么那?睡觉。”

    “你……哼,不要就不要……以后你求我都不行了。家里也不许买香蕉。”

    “关香蕉什么事?”

    “哼!讨厌香蕉。”

    “……”

    …………

    apple在夏威夷彻底放空了三天,晨起跑步,然后慵懒的晒着太阳,一整天,夜里看一些当地特色的表演,整个状态都很放松。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

    等待结果。

    李娟最初两天还背着apple私下偷偷关注一下国内的情况,结果发现,许庭生、天宜、星辰,都没有任何表态和反应,事件也有点儿慢慢就这么淡化的意思……

    这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如果说apple的习惯是想不通的事,迈不过的事,死想,李娟的习惯要好得多,她一贯想不通的就不去想。索性她也彻底关了机,和apple一起度假放松。

    两个人在夏威夷呆到第四天,当天乘游艇回来已经是傍晚,路过码头,听见旁边的两个女孩在议论。

    “apple今天发布的新单曲你听了吗?”

    “没,一会听,好听吗?”

    “那当然,那是apple好不好?一贯的品质保证。”

    “那也是,对了,新歌叫什么啊?”

    “《你还要我怎样》。”

    apple和李娟对视一眼,都愣住了,因为她们俩,本身关系应该最大的两个人,竟然都忘了这事了——新单曲发布。

    早在一个多月前,公司就已经定下了apple新单曲的发布时间,就是今天。

    如今,apple虽然不在,但是她的新单曲,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上线打榜了。

    天宜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这首你《还要我怎样》其实本该出现在apple的第一张专辑里,但在当时,因为考虑专辑悲伤曲风的歌曲已经太多,公司希望apple能多元化一点,就暂时先留了下来。

    这次把这首歌重新拿出来作为单曲发布,从公司的角度,是考虑apple上一张专辑质量太高,新专辑收歌不好收,不能急,而她趁热出歌的连续性,不能断……所以,拿单曲顶一顶。

    而从apple的角度,确实不是没有把歌唱给许庭生听的意思……当然,在她原来的设想中,这个隐藏的意思应该只有他们自己两个人懂。

    可是,现在情况似乎有点不对。

    这首歌现在出来,跟几天前的那篇微博加在一起,正好构成一句话:

    “许庭生,你还要我怎样?”

    这太让人浮想联翩了,甚至人们根本不会认为这是浮想……

    “姐,完蛋了,我得赶紧去发微博澄清了。”apple着急说。

    李娟叹了口气:“你现在发……谁还信啊?!这下真玩出火了。”

    …………

    正如apple所担心的一样。

    《你还要我怎样》,火了。

    更火的是:许庭生,你还要我怎样?

    歌迷、网民大爆炸的同时。

    天宜上下一片欢腾,几乎要开香槟庆祝,如果这次前奏加后续,是一场有计划的炒作……简直大师手笔,不可能有更巧妙,更有效,更吸引眼球,提升热度的安排了。

    apple的影响力,加上许庭生,再加上“八卦”的神力,如今全国可能上千万人在听,在议论,兴致勃勃。

    许庭生也在听,无奈、不解……

    “难道真的是炒作?可那是apple,不可能啊!”

    他郁闷,但是没有冒火。

    然而同时另一个正在听这首歌的人,却火冒三丈。

    英俊儒雅的中年男人一下站起来,把手里的杯子砸在地上。

    助理推门进来。

    “笠井先生……”

    “我姓岑。”

    “是,岑先生……”

    岑祁山稍稍缓和了一下情绪,“去,把我上次让你收集的那份资料拿过来。”

    助理偷偷看他一眼,有些胆怯的问道:“对不起,请问您是指……”

    “关于那个叫许庭生的人的那份。”

    “是,我马上去拿。”

    助理回身快步走向门口。

    “等等”,岑祁山说道,“这样,你拿过来之前先复印一份,然后你们拿着那份开个会,尽快制定出一个全面打压许庭生所有产业的方案,送来我看。”

    全面打击一个z国商界黑马的所有产业?为什么?有无法解决的利益冲突?私人恩怨?

    助理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这不是他需要知道和应该询问的,他只需要照做就好。

    “是。”

    助理离开了房间。

    岑祁山看着电脑里播放的mv……

    “溪雨,没事,交给爸爸来。”

    ***

    好大一章啊,比平时的两章可多……别说我一更党啊

    再提醒一下,最近都是十点发布
重生之等你长大无弹窗http://www.4wdu.com/zhongshengzhidengnichangda/,欢迎收藏
手机看重生之等你长大http://m.4wdu.com/zhongshengzhidengnichangda/重生之等你长大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重生之等你长大》版权归原作者项庭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女总裁的上门女婿(王婿叶凡)三界红包群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女总裁的逍遥兵王(女总裁的逍遥战神)重生之最好时代强势索爱:帝少的千亿新娘超级农场狂探总裁大人求放过

万读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