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第十五章 一鼓难做气

推荐阅读:明天下回到晚清的特种狙击手/完本、乱晋我为王民国谍影(谍影风云)/完本、穿越之特战红鹰/完本、盛唐崛起/完本、春秋我为王/完本、绝世唐门/完本、丛林战神/完本、大官人/完本
    许子远临时转移了战场,以一万兵当诱饵,以一座大营为陷阱,以伪作撤退其实相候在侧的五万兵为包围网,又以一座桥为心理盲区,成功设计了一次完整而又简洁的大兵团埋伏,堪称羚羊挂角,又足称大巧不工。

    而在被埋伏成功,重兵来袭的大环境下,高顺借壑伏盾,一朝奋起,竟然反过来伏击了对方的前锋,却堪称神来一笔。

    而且,公孙珣与高顺设下的这个埋伏,比之许攸手笔的厚重,却更加显得激烈与极端,一旦成功后,两千余陷入死地的袁军士卒几乎是瞬间陷入惊慌之中,并在极短时间内遭遇到了极大杀伤……身后的长矛突击倒也罢了,关键是前方数千弓弩一时近身攒射,绝不是开玩笑!甚至根本就是屠杀!

    实际上,只是数息之后,这两千多人便立即减员过千,继而从战略角度丧失了战斗力。

    “成了!”仅仅是一轮攒射和突击后,娄圭便率先在将台上大喜而言。

    “是啊,成了。”随即,吕范以下,诸多幕僚也多长呼了一口气。

    至于坐在自家父亲怀中的公孙定,则只是瞪大眼睛,和他父亲一样无言……当然,前者是惊愕,还有些害怕,因为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而言,无论如何,如此近距离观察到如此血腥的屠杀场面总还是太早了,只能说,好在数千兴奋至极的弓弩手们奋力发出的喊杀声压过了那些袁军伤员的哀嚎声……至于后者,则是在等待与观察,因为如此精彩的伏盾战术,追求的就不是区区两千人的生死。

    弓弩手们赶紧在张南的催促下准备第二轮箭雨,趁着这个空档,已经有不少袁军士卒向两翼专门预留的缺口处本能逃窜,但更多幸存的士卒却多是之前紧密冲锋阵型中心位置的人,这些人立在死地之上,眼见着四面战友一瞬间倒下无数,却是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茫然失措……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该向前还是该向后,该向左还是该向右,所谓徒然等死而已。

    不管如何,这当然是好事,因为此时埋伏圈中的袁军越快清空越好。

    而与此同时,公孙珣目视可及下,数百步的外的袁军本阵也发生了骚动……这次伏盾战术太出人预料了,也太震撼人心了,所以不止是被包围的两千余前锋失控,便是袁军大阵前线也骚动一时,以至于发生了后退逃窜的场景。

    但很可惜,高顺兵力太少,更重要的是他还担心身后公孙珣的安危,所以不敢就势引盾阵冲杀出去,而相对应的,袁军大阵太过厚重,后面的兵马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所以片刻后,在后方军官的严厉督促下,军阵的秩序还是恢复了。

    当然,这个时候公孙珣身前的那两千五百袁军已经彻底消失了……又是两轮箭雨,死了大概一千七八,两翼缺口逃出了六七百人,应该没有伤员,因为为了保护公孙珣,并继续防御,趁着袁军本阵骚动之时,高顺引大盾长矛后撤过了沟壑,并结成盾矛防御阵型,而弓弩手们也在娄圭的指挥下紧密向前,贴到了盾矛长阵的身后,互补形成了一个典型的防御阵型。

    而在这个结阵的过程中,地上的伤员没有理由不被补刀。

    袁军骚动停止,公孙军防御阵型完成,公孙珣还是没有说话,他一直在看着袁绍的车驾,等着对方的反应……而出乎将台上所有人的预料,仅仅是恢复秩序的片刻之后,袁军便组织起了第二波冲锋!

    又是两千五百人直扑向前,而且这一次是直接冲着仅在百余步外的盾阵而来!与此同时,从将台上居高临下,还可以看到袁军后军也在大面积调度弓弩手向前,很显然是为了与公孙军盾阵后的弓弩手进行远程压制交换。

    双方挨得极近,而高顺的盾阵其实极薄,所以袁军甫一冲锋便进入到了公孙军弓弩手的打击范畴下……但是很可惜,一轮箭雨下去,对着这次专门捡起了不少盾牌的袁军而言,似乎杀伤力有限。

    不是没有,而是绝不可能如刚刚那种攒射震撼人心。

    “这次危险了!”见到如此情状,刚刚松了一口气的董昭复又满头大汗起来,他实在是没有忍住。“如此成功的伏盾战术竟然没有吓到他们,甚至没有挫他们锐气……”

    周围人都没有理他,娄圭在亲自指挥布置防御,吕范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田丰是微微蹙额,荀攸是面色如常默不作声……再往下,张既、王象这些人倒不是没想法,而是如此局势下,他们也没有定论,所以不敢说话。

    “君侯!”第二轮箭雨射出,袁军已经冲到高顺盾阵之前,董昭看了看前方情形,忍不住复又走近劝道。“此时若走固然是在动摇军心,但何妨让一队义从来将台后方待命?”

    “公仁不通军事,依我看,这不是危险了,而是安……”一直沉默的公孙珣无奈开口安慰自己的这位心腹,但话未说完,便被近在咫尺的巨大声浪给淹没了。

    不是刚刚袁军这第二波冲锋砸到高顺陷阵营盾阵上时发出的嘈杂喊杀声,而是公孙军自己整齐划一的‘起’声!

    直接引出这股声浪的乃是张南,作为此番渡河的唯二步兵将领之一,当高顺在前领大盾长矛伏盾作战时,这位步兵校尉自然成为了弓弩手的实际指挥者,而随着袁军第二波突击开始,弓弩手们也开始整齐划一的进行仰角抛射以后,其人更是理所当然的负责起了统一发射指令……但与往日下令放箭前通过举旗号令弓弩手抬起弓箭,落旗号令发射不同,这一次,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举旗时张南却总是大呼一声‘起’字,宛如之前呼喊高顺起盾一般!

    然后,数千弓弩手才一起抬弓,再随旗落而射!

    而仅仅两轮以后,在之前巨大战果的振奋之下,这数千弓手便纷纷随张南一起仿效着刚才一般,齐呼‘起’字!打断公孙珣的说话的,便是第三轮齐射而已……而等到第四轮的时候,河西面等待渡河的公孙军主力便也隔河齐呼助威!

    故此,张南立在将台上,每一举旗,便有数万之众一起发声,震天动地之余,随之还有数千箭矢飞出,同时高顺在前线,也顺势下令随声浪顶盾刺矛……而在袁军看来,这每一声‘起’字声浪之后,便会造成确切伤亡,更兼之前亲眼目睹袍泽被如此干净利索屠杀殆尽,所以愈发失控!

    于是乎,不过是五六声后,整齐划一的‘起’声便再度变成了欢呼声……匆匆而来的第二波冲锋,只是死伤百余众,便被声浪所溃,狼狈逃窜了。

    渐渐平息的欢呼声中,董昭目瞪口呆,而公孙珣却懒得多说了。

    “袁军这第二波攻势太快了,快到不正常。”倒是田丰,此时醒悟过来,见状稍微提醒了董公仁一二。“须知道,之前高将军如此神武豪气,咱们作为友军,气魄都为之所夺,何况是亲眼看到袍泽被屠杀殆尽的袁军呢?照理说,哪怕是重新组织突击,也该稍作停歇,以回复一二士气,并且最好换未曾见到此情状的后军上前来担此任才对,但第二波来的如此仓促与急速,只是多加了一些盾牌而已,只能说这必然是对方掌军者彻底失态,一时失措之下,慌乱抛出手中预定之策罢了……如何能真的得手?”

    “就好像赌桌上玩动物牌,一时输急了,便忘了计算,匆匆扔出手中预定大牌?”董昭不免黑着脸询问。

    “不是输急了,而是彻底慌了、惧了……董府君不懂军事,弄不清这里面的区别也是寻常。”田丰看似随口而言,却又扭头看向娄圭。“子伯,此时可以发义从了吗?”

    “稍待!”

    “不急!”

    “稍等!”

    娄圭、荀攸、公孙珣三人几乎是同时出言,而后者却又干脆同时闭嘴,只有娄子伯继续缓缓言道:“等对方后军弓弩手上前,还要看对方是否有第三次突击……但此时可以让庞令明准备了。”

    田丰、荀攸齐齐颔首,公孙珣抱着自家儿子依旧不动。

    而董昭欲言又止,干脆闭嘴。

    数百步外,袁军大阵中,袁绍车驾上,袁本初本人咬牙坐在车上角落中,一边扶额蹙眉一边止不住的落泪,根本无法出声,而辛评却正攀在车辕上与车上的许攸激烈争执着什么。

    “许子远,退吧!”细细看来,辛仲治竟然也是泪流于面,其人带着哭意奋力劝道。“咱们本就是败军回身突袭,仗着一口气而已,第一拨逢元图战死后,全军胆气为敌所夺,今日一战其实就已经完了……你这辈子见过如此豪胆的士卒吗?你听到刚才的喊声了吗?彼方如此士卒,如此士气,而我方如此姿态,真能抢在彼方骑兵回来前突进去?!再拖下去,咱们只会全军覆没在原野中罢了,身后那个土垒只是遮蔽隐藏用的,守不住!”

    “但是逢元图死前有言……”许攸握着手中马鞭,竟然也带着哭腔了。“要剩余三拨尽数发出,这时候你让我怎么退?”

    “只有你一人在意逢元图吗?”辛评双目泛泪,勉力反问。“子远……我知道这些年袁公起势后咱们生分不少,可你莫忘了,我是颍川人不错,早年在洛阳却与你还有元图一并早早追随明公,我现在都记得之前与元图在蔡伯喈府上见到公孙文琪时的情形,彼时我二人目送他走,我便私下与元图说此人能杀人……却不料一语成谶,这辽西子今日杀的是竟然是元图!”

    许攸泪流难抑。

    “走吧!”辛评继续勉力劝道。“元图之前虽然有决死之意,但他的本意是要不计生死突到敌阵中,怎么会想到地下沟渠上盖着盾,盾下有人呢?”

    “再冲一次!”许攸忽然抹掉眼泪,咬牙答道。“事到如此,我不能负元图,也不能负本初,还不能负陈公台与沮公与,更不要说还有吕翔与他的一万兖州兵了……等后面弓弩手上来,再让我冲一次,成就成,不成咱们就走!”

    辛评欲言而无言,只是抹掉眼泪,赶紧回身上马去了。

    然而这一次败军太多,郭图花了极大力气才镇压下来,但军中失败的气氛却几乎已经不可抑制了。为此,郭图再度动用了督战队,方才将第三拨兵马聚集好,而这一波干脆直接用了剩余的五千安平兵马与三千清河弓弩手,正面三千,两侧各一千,弓弩手随后压制……值得一提的是,与逢纪同事数月的安平太守刘延倒是主动请缨,全程没有什么犹疑之色,倒也让人一时慨然敬服。

    两侧先发,各就各位,然后鼓声忽然咋起于身侧,连许攸都有些茫然,回头才发现,竟然是袁绍亲自下车擂鼓去了。

    众军见到如此,难得激起了一番士气,于是在军官带领下,奋起余勇,举盾直扑向前!

    但就在这时,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起’声,然后公孙军竟然反冲了出来!盾矛手随高字大旗在前,举盾冲锋,弓弩手在后,一边奔跑一边勉力向上射出一箭,却又各自弃弓拔刀,试图白刃交战!

    立在车上的许攸本能的看向了两翼,却望见两侧白马如林,竟然是白马义从一分为二,从左右两边一起包抄践踏而来!非只如此,白马之后,竟然隐约有其他骑兵身影,俨然是部分骑兵支援到场……而几乎是就是这一瞬间,之前勉强鼓起勇气的兵马便从两翼开始,尚未交战,便直接溃散倒卷向后了,而他们这股兵马身后,赫然是对骑兵毫无抵抗力的数千弓弩手。

    一时间,立在车上许子远不哀反笑……辛苦计划设伏,却被对方以千余盾矛手伏盾反伏,五万之众,尽起余勇,势在必得,却竟然被五六千兵马给反过来包抄!

    仗打到这份上,还有什么意思?

    随着辛评的命令,数名甲士抱住袁绍,将其人奋力扔到车上,然后许攸亲自驾车掉头逃窜!

    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数万大军,竟然因为高顺在彼方气势最盛之时反压一头,以至于节节丧气,然后在公孙珣大股骑兵回援之前便率先崩溃。

    然而,许攸也好,辛评也罢,却都没有什么不甘心的地方……这一点在全军乱哄哄往东南面甘陵方向撤退途中,行不过数里之时,便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

    审配所部在浮桥被烧的情况下,竟然强行弃甲泅渡,等到袁军撤退时,其人已经在河东聚集了一支两千人的轻装步卒,而正是这支兵马从腰部给了撤退中袁军最后致命一击……到此为止,袁军彻底失去最后一丝组织能力。

    一开始虽然因为敌军在后不得不纷纷向南走,但走到一半,平原、清河以及青州人马便不由自主转向东南,安平残兵却干脆顺河转向西南,试图渡河归乡,至于兖州兵则一路向正南奔跑,丝毫不敢其他……未到天黑,全军便已经事实上崩溃了。

    当日夜中,公孙军的骑兵竟然集中起来,多向正南面追索,这使得其他方向的袁军得以于荒野中稍作喘息,而此时,袁军高层只能感谢天意,让甘陵城正在西南,所以青州、清河、平原兵大多在这条路上了。

    “本初!”黑漆漆的夜幕之中,道旁一辆歪歪扭扭的驷马车中,缩着身子躲避初春寒风的许攸忽然开口,却是对着身侧正在缓缓喝着凉水的袁绍而言。

    “何事?”一口冷水下肚后,袁绍头疼的眼睛都睁不开。

    “有件事情,一定要与你说。”许攸喘着粗气言道。“梁期城下一策,邺城一策,今日一策,我都尽心尽力了,而且这三策皆是上品,甚至有些堪称妙极,你让其他人来想,恐怕并不会如我这般出色……”

    “我心中并未曾疑你……”袁绍勉力答道。

    “不是这个意思。”许攸苦笑道。“你疑不疑我并不值一提,反正你面上未曾负我……我只是想说,这三策我都是尽全力施展的,事到如今,不敢说油尽灯枯,却也是智力煎熬,实在是无能为了!”

    “我知道子远尽全力了,其实自梁期战后,我便已经无能为了,你比我强多了……”袁绍仰头而答,却是直喘粗气,不再多言。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夜色之中,匆匆建起的大帐中,公孙珣拔出手中项羽之断刃,一时感慨顾。“我以为袁本初还能再撑一撑的,却不料其人这波反扑反而尽了余勇……既如此,便就在河北解决掉他吧!不要耽搁了!”

    “君侯放心!”徐荣见状赶紧出声。“南面我已经遣人封住……袁绍绝对逃不到兖州的!请君侯现在便让我去,我连夜兜住……”

    “随意吧,无所谓了。”坐在上首位置把玩手中断刃的公孙珣不以为意道。“反正清水往东,多是小乡小寨,最近的甘陵城也有七八十里,咱们有骑兵,袁军主力无论如何逃不出去了,所以,我才敢耽误大家一点时间,稍作安排……不瞒诸位,我不准备亲自追击了,春耕在即,我要去一趟许久未仔细看过的北面,巡视地方,兼视察春耕,军事上的事情,只要袁绍被解决河北平定,别的什么一城一地,一国一郡的小事就不要跟我说了,以免误了正事。”

    除了吕范、韩当、娄圭三人早有些心理准备外,其余众人各自有些惊愕。

    ……我是好困的分割线……

    “太祖尝困于清河,身侧唯高顺数千众,而贼众五万。时太宗仁皇帝年十一,亦在军中。左右以险,劝走,太祖乃抱太宗置于膝上,遥指敌阵而言:‘且观诸长辈破贼!’众慑服,亦奋起……及战后,仁皇帝右臂被握青紫,而终不敢言也。”——《新燕书》.太宗仁皇帝纪
覆汉无弹窗http://www.4wdu.com/fuhan/,欢迎收藏
手机看覆汉http://m.4wdu.com/fuhan/覆汉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覆汉》版权归原作者榴弹怕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民国谍影(谍影风云)穿越之特战红鹰天神明帝国的崛起三国之王牌谋士附身系统女神老婆爱上我仙杀神仙计划生育北宋大表哥绝色凶器

万读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